三国期间,孙权为何在称帝之后还要迁都建业?

 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孙权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  历史上,当南北对峙时,定都金陵(建业、建康、南京)是常态,这是由于地理经济决定的。

  孙权曾根据形势需要短暂地建都于武昌,是基于219-228年特殊的形势做出的务实调整。

  不过,当形势回归常态后,孙权还是回到了历史的常态——迁都建业。

  定都金陵是“南朝”常态

  荆、扬二洲,户口半天下,江左以来,扬州根本,委荆以阃外···——《宋书.何尚之传》

  从东吴到后来的东晋、南朝,南方政权多是定都于金陵(包含这种历史名称),这是由地理经济决定的。

  南朝的重心有两个:荆州、扬州。

  如能像刘表一样全据荆襄,则荆州经济比江东好。

  正常情况下,唐代以前,荆州的经济比扬州要好。

  但是,当南北对峙,尤其沿长江对峙时,情况就不同了。

  荆州最为富庶的江汉平原,在长江以北。对于以长江天险自守的南朝来说,江陵以北,不论名义上归属于谁,都是很难有效控制的。

  如此,南朝能稳固统治的荆州地区,其实只有南郡及荆南地区。

  魏晋南北朝时期,荆南地区经济都不太发达,要以半个荆州为重心统治南方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因此,以扬州财赋为本,治理南方是南朝的常态。

  与此同时,沿江对峙时,一旦北兵耀兵于江北,武昌等地的压力是非常大的。

  相比之下,在大运河开通之前,金陵地区的水系则极为复杂,即使北兵渡江,在金陵附近连一块展开大军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因此,晋灭吴时,即使吴已经奄奄一息,已经渡江的王浑仍然不敢攻建业,一定要等顺江而下的晋军前来解决问题。

  孙权都武昌是特殊环境下的选择

  219年,吕蒙白衣渡江袭击南郡时,孙权即已抵达荆州。

  在称帝前,孙权一直在公安。

  无论出于进攻还是防守,或是维持稳定,这都是孙权必须作的。

  1、维持稳定。

  孙权所袭的南郡、武陵等地,久属刘备。刘备、关羽在此颇得人心。而自刘表时期开始,孙权即与当地多年争战。

  因此,孙权必须亲自坐镇,稳定相关地区形势,消化战役结果。

  2、防御:照顾两头。

  吴蜀闹翻后,两国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与此同时,孙权又必须防备北方曹丕南下。

  孙权治于武昌,可以照顾荆、扬两个战场。

  事实证明,这是非常得当的。

  夷陵之战,孙吴击败了刘备;不久,孙权又挫败了曹丕三道伐吴。

  连番大战,孙权应对得十分从容。

  3、进攻:荆州是争夺焦点。

  三国时期,吴魏争夺的焦点一直在淮南,唯孙权称帝前后例外。

  这是因为:此时的荆州,魏、吴的统治都不稳固,是双方趁虚而下的焦点。

  经过关羽北伐,荆州北部已经残破不堪。曹丕甚至一度放弃襄阳。吴魏在襄阳发生过易手。

  吕蒙在白衣渡江前,策划的局面是:吕蒙自己坐镇襄阳,虎视北方。

  因此,孙权坐镇荆州,可以说是继承了吕蒙时期的思想,以襄阳为发展目标,进行北伐。

  可以说,在219年-228年,无论是维稳还是防守、进攻,孙权都必须坐镇武昌,以寻求机会。

  迁回建业:形势改变

  可是,形势很快就变了。

  1、荆州方向国防压力顿减。

  (1)、吴蜀和解

  蜀国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;东吴基本上可专心对北作战。

  (2)、曹魏无力威胁江陵。

  曹丕三道伐吴时,江陵朱然能战之兵只有5000,而曹丕集结了曹真、张郃、夏侯尚大军来攻。

  可是,东吴在没有调动陆逊军的情况下(吴蜀尚未和解),即挫败了曹丕的攻势。

  此后,曹丕两次伐吴,重心遂转到了东线。

  可见:曹丕也认识到,在荆州方向很难形成突破。

  而在吴蜀和解后,魏国要突破江陵的难度进一步加大,不再是魏国的主攻方向。

  2、荆州方向攻势受挫。

  226年,曹丕去世,孙权趁机北伐,重点放在了襄阳。

  可是,孙权、诸葛瑾两路悉数败得毫无悬念。

  相反,227年,在淮南方向,孙吴在石亭大败曹休,吴军将帅甚至提议趁机大举北伐(被陆逊劝阻)。

  因此,此后,孙权调整攻略方向,仍以合肥为目标,组织攻势。

  3、稳固根本。

  孙权称帝前,完成了江东政权的本土化。

  孙权以顾雍、陆逊等江东大族担任最高政治、军事长官,以换取大族的支持。

  因此,如何处理好与江东大族微妙的合作关系。既能妥善利用,又能有效控制江东大族,成了孙家维持政治稳定的首要任务。

  因此,迁回建业,是加强对江东大族的控制,稳固根本的必然选择。

  总的来说,无论是长期建都江东,还是短暂地治于荆州, 都是孙权根据现实需要做出的务实选择。

  孙吴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“划江而治”的南方政权,与孙权的务实是分不开的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