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家中离奇丢银子,县令鞭审桌子,和尚吓跪在地上

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再清正廉明遇到家长里短的事,也一样抓瞎没辙。


然而天下之事没有绝对,今天就说一段清官巧断家务案的故事。


话说在县城的一条小巷里,住着一户人家。家里有两口子,男的叫邓理,女人叫胡氏。两口子开了一家杂货店。


这一年到了年底,邓理收了二百两银子货款回家,归途中被朋友拦下喝酒,直到半夜方才摇摇晃晃回到家。


邓理醉得两眼发红,嘴巴也不利索,坐在屋里只觉得口干舌燥,让老婆给他烧水沏茶。


胡氏慌里慌张,应了一声就跑到厨房里烧水。邓理酒劲上头,就直接进屋睡着了。


第二天,邓理醒来后,发现昨晚放在桌子上的钱不见了,便问妻子:“我昨晚带回的二百两银子放在哪里了?”


胡氏一头雾水,回道:“什么银子,我压根没看见呀!”


邓理大惊失色,指着胡氏说道:“胡说,我昨晚回来,明明将银子放在桌上,怎么会不见了?你快给我找找!”


胡氏也不争辩,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,可还是没见银子的影子。


邓理怒上心头道:“准是你背着我藏起来了,准备送给相好的。赶紧拿出来,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


胡氏脾气虽然好,但此时也恼了。“喝了几口酒就不是你了,居然血口喷人,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


说完,胡氏掩面哭泣起来。


邓理细细一想,不对呀。昨晚自己虽然喝醉,但银子确实带回来了,这事绝对不假。但如果胡氏没拿,家里也没别人,银子到底跑哪里去了?


想来想去,邓理拉着妻子就往衙门里走,既然这事说不清楚,那就让县太爷断这个案。


到了县衙,邓理禀明前因后果,请知县主持公道。


当地的知县姓李,乃是穷苦人家科班出身,公正廉明,人称李青天。当即点了点头,问答应帮助破案,让人他们先回去等候信息。


李青天安排人明察暗访,看有谁常到邓理家串门,同时也贴出了文告告诉大家,商贩邓理意外在家丢失二百两银子,三天之后开审此案。


老百姓听说此事,都觉得稀奇,自己家怎么丢了东西。于是奔走相告,到了三天之后,纷纷携家带口跑到衙门里看他如何断案。


时辰刚到,李青天就派人把邓理家的桌子抬来放在公堂上,当着众人的面,命令衙役用鞭子抽打拷问。


衙役们心里虽然觉得奇怪,但还是照办,手拿皮鞭边打边问:“说,那二百两银子到底谁偷去了?”


衙役们边打边问,累得满头大汗,可桌子怎么能说话呢?所以过了两个时辰,该是一动不动,惹得众人偷偷发笑。


李青天不动声色,将众人神情尽收眼底,发现有一个和尚站得最近,眼神焦灼不停瞥向对面的胡氏;而胡氏也不断地偷眼斜视和尚,显得极为不安。


李青天心中冷笑,之前暗访已经听说胡氏与和尚来往密切频繁,今日一看,更加确定偷银子的人一定是和尚无疑。


李青天一拍惊堂木,宣布停止审问,然后告诉众人,桌子已经招供,让大家各回各家,唯独留下了邓理夫妻与和尚。


李青天把惊堂木一拍,大声喝道:“好一个大胆的花和尚,竟敢偷妻盗银,该当何罪?”


和尚一听,当下跪在地上申辩道:“县太爷,冤枉呀,我根本认不得这两人,连他们家都不知道在哪,何来偷妻盗银呢?”


李青天大怒道:“看来不动刑你是不招,来人呀,给他点厉害看看。”


两排衙役应声,立刻搬出各种刑具,摆在和尚面前。


和尚吓得面无血色,还没动刑,就招认了一切。


原来和尚和胡氏确实有暧昧关系。那天邓理出去喝酒,和尚乘机跑去他家和胡氏打情骂俏,谁知忘了时辰,发现邓理回来已经为时已晚,只好藏在桌子底下,等邓理睡下后,发现床头上的银包,顿时起了贪心,顺手拿走了。


案情水落石出,李青天立刻将和尚关进大牢,听候处置。又将胡氏偷汉的丑行狠狠训斥了一顿,这才放他们回去。


故事讲完了,如果喜欢,不妨点赞关注“酒歌说文”,不管是传统文化,还是民间故事,这里什么都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