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克兰不卖,俄罗斯拒绝共享技术!中国航空发动机,路在何方?

本文为「金十数据」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,违者必究。


近年来,为了维护自身的科技霸权,美国疯狂的打压中国科技企业,比如对芯片出口进行管制,卡我们的脖子。当前中美竞争愈发激烈,美国再做出某些“疯狂举动”也并不稀奇。近日,日经中文网便报道,美国可能会限制本国企业向飞机制造领域的相关中企供货发动机。而不久前,中国公司收购乌克兰航空发动机巨头马达西奇被该国政府“回绝”,分析指出,背后也有美国在“捣和”。


虽然中国科技发展一路走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通过自主研发,我国突破了许多技术封锁,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我们在少数领域仍容易被卡脖子,除了芯片外,航空发动机也是其中一项。接下来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。


航空发动机是一种技术含量极高的工业产品,被称为“工业皇冠上的明珠”,往往代表了一个国家的航空工业水平。作为飞机的“心脏”,一般而言,航空发动机的制造成本占整机造价的20%~30%,可见其价值之高。


目前在民用航空发动机领域,只有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全面形成了开发及产业化能力,其中,全球民用航空发动机制造主要集中在美国GE、普惠,英国罗罗以及法国赛峰4家龙头企业,它们占据了全球97%的民用航空发动机市场份额,整体形成了寡头垄断的格局。需要知道的是,CFM国际(GE与赛峰合资)、IAE(普惠与罗罗合资)等航空发动机巨头也是由上述4家公司交叉经营的。


那么,中国航空发动机现状又怎样?首先,在军用航空发动机方面,中国是完全走自主研发的道路,虽然也进口俄制发动机,但近年来随着国产产品逐渐成熟,军用航空发动机国产替代已逐步在进行。


然而在民用航空发动机方面,中国却严重依赖进口,国产发动机市场份额不足1%。比如我国自主研发的支线客机ARJ-21,它选用的是美国GE公司的发动机;而国产C919大飞机选用的发动机来自美国GE和法国赛峰合资的CFM公司。


总之,在民用航空发动机方面,我们目前高度依赖欧美这几家航发巨头。同时这也反映出我国在航空发动机领域相对薄弱的现状,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。


首先是欧美等国对我国进行技术封锁。1996年,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瓦森纳协议正式实施,这协定规定对带有先进技术、军事技术和双用途的物品进行出口管制,而中国就是被限制的国家之一。


基于欧美在技术上“卡脖子”,我们需要一一突破技术封锁,这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事。尤其是航空发动机这种技术含量极高的产品,不仅涉及多个学科,同时对基础材料、加工工艺、装配试验等都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,所以它的研发不光要有资金,还要有技术积累,其研发难度之大是可想而知的。


另外,我国民用航空发动机起步也比较晚。像罗罗、GE公司都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,相比之下,我国ARJ-21支线客机2002年立项研发,而干线客机C919更晚,2008年才开始研制,为其配套的航空发动机CJ-1000目前尚处于研发试验当中,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当前我国的大飞机要先选用国外的发动机了。


不过,这一局面恐怕不会持续很久。对于解决飞机“心脏”的问题,我国一直十分重视。近年来还颁布了一系列涉及航空发动机发展的利好政策,成立相关航发公司,集中力量突破发动机技术瓶颈。


而CJ-1000发动机的研发也是“跟着机型走”的,已立项多时,并非针对当前中美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才做出的临时应对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据了解,CJ-1000在2018年5月第一次点火启动成功,当前正加紧研发并有望于2025年投入使用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中俄联合研发的大飞机CR929正在稳步推进,在发动机方面,俄罗斯为CR929研发了PD-35发动机,不过在该项目即将接近尾声之际,却出现了“分歧”,对于CR929项目,中国市场希望能够在合作中共享技术并保持本国飞机的市场,可俄罗斯并希望不分享技术并获得外部市场,双方正在寻找折中方案。


当然,在此之前中国也早为CR929研发了国产航空发动机CJ-2000,今年3月,其核心机就已经完成了“点火”,进入到验证机试车阶段。基于此,等到CR929商用时,可能就不需要依赖欧美的发动机了。可以说,中国在发动机领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就。


不过也不可否认,短期内中国民用航空发动机想要摆脱对欧美的依赖还很难,但美国想要在发动机领域卡中国脖子也并非那么容易。在航空领域,美国和欧盟是双巨头格局,美国不卖我们发动机,我国也可以买欧盟的。


要知道中国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民航市场之一。相关报告预测,未来20年内,中国民航业将需要8090架新飞机,总价值达到1.3万亿美元。这么大一块蛋糕,欧盟怎么会舍得跟随美国而抛弃?当然,发动机整机虽然能够买得来,但核心技术有钱也是买不来的,所以想要摆脱被卡脖子,我们仍然需要坚持自主研发。对此,大家又是怎么看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