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特币之乱与数字人民币之治

新年伊始,比特币再次狂涨,数字人民币再增应用场景。


据1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比特币继1月2日站上31000美元整数大关后,3日继续走高,截至目前,报32164.94美元,其总市值超5600亿美元。


另据1月2日央广网报道,继深圳、苏州陆续试点央行数字货币以来,近期,由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试点落地北京。首个试点地为北京丰台的一家咖啡店,获得授权的消费者可以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支付购买店内的各类商品。而数字人民币北京冬奥试点应用日前也在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启动,受邀体验者可以使用数字人民币购买大兴机场线地铁票。


两种不同的数字加密货币,折射的是乱与治的不同逻辑。


前者属于私人数字货币,游离于全球央行监管之外。因此,作为P2P形式的虚拟加密数字货币,比特币点对点的传输意味着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。通过特殊算法,比特币的总量是限定的,由于物以稀为贵,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,难免掺杂炒作因素。10年间比特币价格涨幅已超创纪录的1200万倍,凸显其中被各路资本买家炒作的事实。当然,疫情时代的比特币狂涨,和全球各国为了拯救经济而不得不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相关。


然而,比特币作为私人货币的本质不会变,如果比特币继续狂涨,各路资本纷纷入场,那么比特币的资本虹吸效应,将会形成滚雪球似的虚拟金融泡沫,使越来越多的资本失去央行监管,后果会很严重:一是比特币去中心化导致实体监管空心化;二是导致实体货币减少,使得各国央行在后疫情时代继续加印钞票,造成全球性的通货膨胀,导致全球系统性的金融风险。


在这方面,中国数字人民币走在了全球前列。2019年10月,习近平主席强调支持区块链技术,成为首个支持这种技术的世界大国领导人。习主席强调“抓住机会”,让中国在这个领域“占据主导地位”。这也使得区块链概念在市场掀起一阵热潮,也为中国推出数字货币提供了政策助力。


从深圳到苏州再到北京冬奥,试点区域越来越广。数字人民币也从红包到钱包,应用场景越来越多。由于中国人早就熟悉了移动支付的日常,数字人民币使用起来也水到渠成,毫无违和感。当然,移动支付和数字人民币在使用上似乎没有区别,但在本质上却并非一回事。如果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只是起到了“钱包”的作用,数字人民币则和实体货币一样,属于钱包里的“内容”——实实在在的钱。简言之,数字人民币就是数字化的现金,即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态,是央行提供的公共产品,不计付利息,央行也不对兑换流通等服务收费。


显然,数字人民币保留了比特币安全保密易记录的优点,又补上了监管缺位的短板。在这方面,中国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经验。


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,仍需各国央行通过监管有序的货币金融政策去救经济。各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强的监管力道,而非放任比特币这样的私人数字货币制造资本狂欢的乱象。在当前情势下,以数字货币为核心的全球金融体系流程再造摆上日程,谁先推出成熟的数字货币体系,谁就拥有了制定全球货币金融体系规则的权力。就此而言,数字人民币不仅可扭转比特币带来的数字货币之乱,亦可构建数字货币时代的新监管体系。


来源:北京青年报